要再勇敢一点
 
 

The prince and the dressmaker

Chrno:

今天来说一本漫画——美籍亚裔漫画家Jen Wang的《王子和裁缝》。


 


大概三四个月前,我在国内的媒体平台上,看到了Marc Platt拿下《王子和裁缝》的改编权,并将把这部漫画拍成电影的娱乐报道。对电影本身,我兴趣不大,但作为新闻图片出现的书本封面,却在当时一把抓住了我的心。这种时尚而大气的粉橘色,加上作为白色背景而出现的女装王子,及其优雅而高贵的回眸一瞥;以及叙述故事主题的、占据封面主体位置的男女主人公,这样的构图,几乎是言简意赅地将整本漫画所要讲述的故事完美地表达了出来。我被这种梦工厂式的欧式画风吸引,当即就下单购买了原版精装。因为我预感到,这一定会是一个让我满意的故事。


 


事实证明,我买书的直觉一般都是极准的。



故事发生在王子Sebastian十六岁之前。一时间,城中所有的贵族小姐们,都沉浸在即将参加王子生日舞会的兴奋之中。因为在舞会上,国王与王后将要为王子物色王妃,所以但凡有些姿色的姑娘们,都着急着开始打扮。这时,一家名叫Retouches Couture的裁缝店里,迎来了两位看似刁钻的客人。贵妇人告诉店主,她的女儿在树林里骑马,弄坏了原本准备在王子的生日舞会上穿的礼服,所以希望店主能用短短一天的时间,为她的女儿赶制一件美丽的新衣。然而店内的生意实在太忙,无奈之下,店主只能推荐他店内的一名裁缝——Frances为小姐缝制衣服。


 


故事到这里,从作者对贵妇人和小姐那种傲慢无礼的表情描绘上,大家或许会联想到《灰姑娘》中的恶母和两个女儿。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。当裁缝Frances双膝着地,为小姐量定尺寸的时候,小姐却悄悄地对Frances说——无所谓,随你怎么做好了。反正将这件衣服做得尽可能阴森可怖一些。让我在大家眼里,看起来像恶魔的女儿就好。


 


故事看到这里就非常有意思了。在这个故事里,原来并不是所有的女人,都挤破头想要做王妃的。只要自己不喜欢,即便你是高贵的王子,我也不稀罕——这位满脸傲慢,从进入裁缝店到离开,自始至终没有展露过笑容的高傲的小姐,在第二天清晨,趁着马车,板着脸拿到Frances为她熬夜赶制出的“魔鬼的礼服”时,她的表情终于产生了变化,变得像孩子一样惊讶,圆鼓鼓的脸上也出现了一丝生动而可爱的兴奋。而当她穿着这件“令人出丑的礼服”去参加王子的生日舞会时,理所当然成为了众人唾弃的焦点——但是小姐自己不介意。因为她不喜欢王子,也不想做什么王妃。她这么做的目的,只不过是想让王子讨厌自己。



在这一点上,作者颠覆了类似童话故事中“人物的心灵始终反应在其穿着与面部”的传统。而故事读到最后,也始终没有出现一个恶人——表里如一的贵族小姐、王子忠诚的侍从Emile、时尚设计师Aurelia夫人、可爱的摩纳哥公主Juliana、以及看似滑头,实则对妹妹非常关心爱护的摩纳哥王子Marcel、还有国王与王后等等。总之,这个故事对孩子们而言,所有的人都是好的。而在这种“善良而美好”之中,人们依旧免除不了痛苦与悲伤。因为“父母对你的预期如此,因为周围人对你的希望如此。而这些‘如此’,与你想要追求自我的努力相违背,所以你茫然、孤独,却依旧要努力寻找出路。”可是爱能包容一切,所以无论是我们,还是要求我们的那些“他们”,在问题失去控制时,也要坚持去努力坚持重要的事情——去爱护我们原本爱着的人。即便ta有时候,与想象中有些不一样。


 


我个人认为,这其实是非常西方的价值观。我们要为自我而活,要自由,要解放。所以在中国,这个大多数人都在“为社会、为父母、为孩子,总而言之是在为别人而活”的价值观之中,依旧很难做到。但爱的主题始终不会有错,有错的只是表达方式。所以才会有那一句“我爱我的父母,可是我不喜欢他们”。


故事的最后,是完美的团圆结局。国王与王后接受了自己爱穿女装的儿子,而王子和裁缝也收获了自己的爱情。可即便如此,裁缝也没有甘于享乐,做一个依附与王子的王妃,而是继续经营着自己的裁缝店,做着自己喜欢的设计。这一点似乎又和当今国内的某些宣传相背离——在作者的观念里,爱情与事业可以双丰收。当然,前提是,如果这份爱情是真的爱情的话,也当然,如果我们的国家更宽容,更开放,更进步的话。


 


再者,在国内的宣传中,对本书的点评之一,是关于“性取向”。然而事实上,本书没有提到任何关于性取向的问题。王子喜欢女孩子,只不过他也喜欢穿女装,喜欢时尚,喜欢设计。这几点不知道是不是国内媒体在“以L开头的四个大字母缩写”问题上有些急功近利所导致的、希望博得大家眼球和关注点的做法。但是总而言之,本书精美的画风,有趣的故事,的确对于引导儿童正确认识“每个人有所不同”这件事,起到了积极和正面的作用。而对成年读者而言,最后女装王子与裁缝相拥而吻的画面,也的确不难让人联想到女同,并且以此延伸到所有“以L开头的四个大字母缩写”所涵盖的人群。但是作者的笔触和切入点又是如此巧妙,巧妙到完美而清晰地表明了自己对此问题的支持立场,却又完美规避了更深一步的“关于实际性取向”的问题。所以,就此而言,这本书不管对成人还是孩子,都是温和的劝慰。正如国王在最后接受了自己爱着女装的儿子时,发自肺腑的一段话:


 



When I first learned the truth, I thought Sebastian's life would be ruined.
But seeing you, I realized everthing would befine.
Bucause someone still loved him.







08 Jul 2018
 
评论
 
热度(64)
  1. hokiCH 转载了此文字
© hoki | Powered by LOFTER